1月2日以來,個別地區的疫情防控形勢嚴峻,而確診患者因為個人信息泄露而招致的網絡暴力也陸續出現。1月7日,在得知自己確診以後,一位周姓女士的個人信息被網絡瘋傳,並引發一些人的惡意謾罵和人身攻擊,對其身心健康造成嚴重危害。

雖然我們都不希望此類事件再次發生,但這不是2019年底疫情暴發以來第一次確診患者的個人信息被泄露,也可能不會是最後一次。為什麼確診患者的個人信息會泄露?為什麼網民會對確診患者施加網絡暴力?如何確保確診患者的個人隱私和身心安全?這些問題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並不斷拷問着每一個人。

2020年初,武漢是疫情防控的中心,從武漢流出的人員去向成為許多人擔心的問題。一些社區組織不慎將這些人員的信息泄露,使其生活遭遇極大不便。最近在成都、大連、天津等地,密切接觸者、疑似病例和確診病例的個人信息都曾被泄露,而大量網民的圍觀、惡意留言、電話騷擾乃至上門問罪,使患病人員不得不遭遇一次次的自責、困惑和屈辱,使他們在身體患病的同時還要承受一次次莫須有的精神創傷。

在疫情初期,面對突如其來的未知病毒,人們本能地會擔驚受怕,並對密切接觸者和確診患者充滿戒備。加之一些政府部門和基層組織臨時抽調的工作人員和志願者缺乏專業素質和經驗,在流轉信息時出現個人隱私泄漏問題。比如,被披露的個人信息可能包括車牌號、姓氏、門牌號等詳細信息。人們因為恐慌而拒斥密切接觸人員和確診患者,這使轉嫁責任和泄憤的心態超過了同理心和同情心,並誘發網絡暴力事件。

在疫情防控進入常態化階段以後,散點偶發的疫情會使一些涉事地區的生產生活不得不按下“暫停鍵”,並給許多人的生計和生活帶來不便。特別是對於剛剛復工復產的企業和從業者,疫情衝擊使他們可能顆粒無收乃至面臨滅頂之災。加之流行病學調查結果披露的詳細個人軌跡信息,使一些人對“到處亂跑”的“超級傳播者”深惡痛絕。因此,這些人往往會遷怒於使其蒙受損失的密切接觸者和確診患者,哪怕後者也是新冠病毒的受害者。

從最近一些個人信息泄露案件來看,政府部門的信息發佈流程日臻完善,確診患者的個人隱私往往並非官方泄露。但是,流調信息往往描述詳細,患者本人的社交媒體也會無意間泄露信息,使人肉搜索成為個人隱私泄露的主要誘因。這為網絡暴力打開了方便之門,而大量湧入的惡意留言、騷擾電話和登門侮辱,使患者承受着本不應承受的無妄之災。

個人隱私關乎信息時代的人身安全,因此要必須嚴格保護。但是,目前有關個人隱私應該如何保護,卻還缺少法律法規的明確規定。2020年10月,全國人大在其官方網站上向全社會公開徵求對《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的意見,並將修訂和審議通過。法律的出台將為個人隱私保護提供一道制度屏障,但是立法是一回事,執法則是另一回事。如何防範和治理個人隱私泄露及其誘發的網絡暴力事件,仍然是一個值得重視的問題。

首先,政府部門在收集和披露確診患者的個人信息時,應建立和完善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體系和標準操作流程,避免個人信息過度採集、過多披露和導致泄露。如果個人信息在採集、流轉和披露的過程中無法得到高度保密,那麼就在個人信息保護的第一道防線上失守了。在疫情防控常態化的態勢下,政府部門不應等到《個人信息保護法》出台後再予執行,而要汲取過去一年多地患者信息泄漏的慘痛教訓,制定有較強指導性和約束力的工作方案並不斷完善和更新。要明確個人信息的管理權限,持續加強對防疫人員信息管理能力的培訓和指導,使個人信息管理的各個環節能夠無縫銜接。比如,應明確衞健部門和疾控中心在採集確診患者個人信息方面的主體責任,確立跨部門和跨層級的個人信息流轉機制,並責任到人地對個人信息進行有效管理。

其次,加大對信息泄露人員和網絡暴力施加者的查處和追責,使其不敢越雷池一步,才能切實加強對確診患者的保護。在確診患者的個人信息被泄露後,對其留言謾罵和打電話騷擾的人,是否要承擔應有的法律責任?顯然,互聯網非法外之地,對他人進行人身攻擊,是要承擔法律責任的。但是,目前還沒有針對這些網絡暴力行為的有力制裁,也沒有產生足夠的震懾作用。確診患者默默承受着他們本不應承受的網絡暴力,卻無法拿起有力合法的武器予以還擊。儘管一些地區的政府部門強調要確保患者個人信息得到妥善保護,並對網絡暴力施加者採取制裁,但是這往往是“雷聲大雨點小”,相關的具體執行實踐並不多。網絡暴力都會留下確鑿的痕跡,因此追究責任和進行制裁並不困難。但是,如果網絡暴力的施加者無需承擔任何實質性的法律責任,也不會受到有震懾力的制裁,那麼他們自然會肆意妄為。為此,要嚴厲打擊網絡暴力的惡性事件,公開確立一批標誌性案例來以儆效尤,動真格地殺一殺網絡暴力的歪風邪氣

最後,加強對確診患者的心理疏導,加大對社會公眾的網絡誠信教育,營造對確診患者關愛互助的包容性社會氛圍。面對隱私泄露和網絡暴力,如果我們不去關注和制止這些行為,那麼下一個深陷困境的人可能就是我們自己。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大流行,使我們進一步共同經歷了人類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並深刻認識到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意涵。如果説最初的不解、卸責和怨懟是可以容忍和理解的話,那麼經歷了一年之久的疫情防控,我們不應重蹈覆轍和一再犯錯。畢竟,面對狡猾多變的新冠肺炎,我們每一個人都可能遭遇不幸而密接或感染,並可能因為信息泄露而遭遇網絡暴力。

“有時治癒,常常幫助,總是安慰。”在網絡暴力罵聲一片的時候,每一個人都可以行動起來。將心比心地保持一份定力和冷靜,多一聲温暖的關愛和祝福,少一聲無端的指責和攻擊,既可以給患者帶來心靈慰藉和精神支撐,也能夠讓網絡暴力施加者儘可能遠離。

(作者馬亮為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公共管理學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