鄱陽湖是世界最大的候鳥越冬棲息地,每年來此越冬的候鳥數量多達60-70萬隻,種類多達310種,有着“候鳥王國”的美譽。江西吳城鄱陽湖片區的候鳥小鎮便是候鳥每年冬季的一處家園。

未來網11月19日電(記者 凌萌)“鄱湖鳥,知多少?飛時遮盡雲和日,落時不見湖邊草。”一首鄱陽湖民歌,既是對鄱陽湖候鳥自然景觀的真實寫照,也道出了候鳥在鄱陽湖悠然越冬的奇觀。

深秋時節的鄱陽湖畔,碧波盪漾,秋風習習,南荻、蘆葦在風中搖曳。每年冬季,這裏便成了“候鳥天堂”,成千上萬只候鳥都會飛往這裏,赴一場生命之約。

  永修縣吳城鎮濕地風光。(永修縣委宣傳部供圖)

然而,候鳥在遷徙的過程中,也會遇到一些波折。

“候鳥不遠萬里而來,同人一樣,它們也有生老病死。由於體力的透支,幼鳥以及年紀較大的鳥兒,更易在遷徙的過程中出現問題,也會存在一些不法分子在候鳥遷徙的過程中對它們進行干擾。”江西鄱陽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吳城保護管理站站長舒國雷告訴未來網記者。

自2011年起,舒國雷就在這片土地上紮下了根,一待便是10年。他的主要工作,就是負責候鳥的巡護、監測及救助,還會定期對羣眾開展生態保護方面的宣傳與教育。他告訴記者,在這裏,不僅能夠觀賞到候鳥越冬的壯闊景觀,還能聽到一段段動人的故事。

在吳城保護管理站的救助水塘,兩隻東方白鸛——“卡卡”和“凍凍”,正在水塘裏度過它們悠閒的午後時光。舒國雷介紹稱,這兩隻東方白鸛是在遷徙的路途中受傷,被巡護人員發現後帶回來救護的。

  “卡卡”和“凍凍”在水塘裏休憩。(未來網記者凌萌 攝)

“去年一位攝影師在拍攝候鳥時,發現一隻東方白鸛不停地甩頭,看起來精神萎靡不振,他便一直跟蹤查探,等到下午,這隻東方白鸛已經卧倒在草叢中了。”舒國雷講起了“卡卡”的故事,原來,“卡卡”是被魚刺卡住了喉嚨,當時身體已經虛弱到無法站立,翅膀也張不開,如果不及時救治,幾乎沒有存活的機會,這也是它名字的由來。

“我們的巡護人員看到以後就把它帶回來救護,請專業的醫生將魚刺剪斷並取出。由於脖子受傷,卡卡無法自己進食,我們便給它餵食小魚,恢復半個月後,卡卡的身體逐漸好轉。”舒國雷説道。

另一隻東方白鸛“凍凍”名字的由來也是一個有趣的故事。

“去年我們在巡護的過程中,發現一隻東方白鸛撲扇着翅膀,卻一直飛不起來。靠近後才發現,原來這隻東方白鸛的腳上有一坨冰。”回憶起這次巡護經歷,舒國雷的印象特別深刻,“東方白鸛在休息時是單腳站立的,由於遇到冰雪天氣,這隻東方白鸛的腳部遭遇冰凍,且在掙扎的過程中受到了損傷。”

舒國雷告訴記者,目前這兩隻東方白鸛還沒有完全恢復野外生存的能力,達不到放飛的狀態,需要在這裏繼續接受治療。

  吳城鎮候鳥小鎮觀鳥點採用了仿生學設計。(未來網記者凌萌 攝)

如何發現這些需要救護的候鳥呢?

舒國雷介紹稱,這些需要救護的候鳥主要是工作人員在日常的巡護過程中發現並帶回來救治的,還有一部分是羣眾發現後自發送過來的。“我們還建立了候鳥救護聯動機制,與當地的派出所和衞生院合作,派出所負責受傷候鳥的接送,衞生院提供專門的醫療救助,我們則提供一些技術上的指導。”

在日常的巡護工作中,吳城保護管理站沿湖所在的11個站點也會派出工作人員,每天定時、定點、定人,對候鳥遷徙的線路進行巡護。此外,還專門開展打擊查處工作,對可能破壞或影響候鳥遷徙的行為實施源頭管控。

舒國雷告訴記者,自10月份開始,候鳥將陸續來到鄱陽湖越冬。截止目前,

吳城保護管理站今年共計救護了5只候鳥。從往年的數據來看,每年的救護數量在六、七十隻左右。

談及這份從事十年時間的工作,舒國雷心中充滿了成就感。“通過救護這些候鳥,能夠與自然生態緊密的融合在一起,更讓我感受到自己的價值。‘前人栽樹,後人乘涼’,我願意做那位栽樹人!”

落日的餘暉灑在水面上,看着水塘裏嬉戲的“卡卡”和“凍凍”,舒國雷的目光中透着堅定。

鄱陽湖是世界最大的候鳥越冬棲息地,每年來此越冬的候鳥數量多達60-70萬隻,種類多達310種,有着“候鳥王國”的美譽。江西吳城鄱陽湖片區的候鳥小鎮便是候鳥每年冬季的一處家園。

每年的10月以後,候鳥便會陸陸續續飛往鄱陽湖,赴一場生命之約。(永修縣委宣傳部供圖)

“每年的10月,候鳥便會飛往這裏,直到第二年的3、4月份才會陸陸續續飛走。”吳城候鳥小鎮推進辦副主任樊堅告訴記者,候鳥小鎮建設的初衷,便是為來此越冬的鳥兒打造一片舒適的棲息地。

鄱陽湖究竟有着怎樣的魅力,引得候鳥們不遠萬里飛往此處生息?

任樊堅介紹稱,鄱陽湖的水位在冬天會下降,周邊露出的淺灘和草洲非常適宜候鳥的生存。同時,鄱陽湖的生活多樣性也十分豐富,不論是吃草、吃魚還是其他食物的鳥兒,在這裏都能覓到吃食。

任樊堅告訴記者,為了保護鄱陽湖水域的生態環境,在建設候鳥小鎮的過程中,始終秉持嚴守生態紅線,不破壞一寸濕地,不毀壞一塊林地的生態理念。同時,還會對一些生態進行修復。候鳥小鎮的幾個觀鳥點,也都採用了仿生學的設計,保證了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

記者瞭解到,吳城鎮圍繞候鳥名片和濕地資源加快轉型,吳城藍莓莊園、荷溪馴養繁殖場、五樺公司等3家新型農業觀光產業蓬勃發展,2019年經濟產值突破1000萬元,帶動200餘户農民增收致富,為特色小鎮注入經濟活力。

此外,還以國際觀鳥周活動為契機,將“人鳥爭食”轉變為“觀鳥致富”,打造了鄉村旅遊示範點,成功創建國家4A級景區,共吸引25.72萬人到吳城觀鳥休閒,創下了景區單日接待2萬餘人的歷史之最,實現旅遊綜合收入1620.36萬元。

“保護好鄱陽湖的清水,打造美麗中國的江西樣板,就是為長江經濟帶發展做出我們的貢獻。”任樊堅説道,一幅“湖靜、鳥美、鎮悠、人和”的鄱陽湖生態畫卷正在徐徐展開。